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阿秦挺可爱的。布里认真的对清延说,彼时他端坐着,清延侧躺着,端着他一贯没骨头的样子,就差差人给他捶肩按背,清延听了这句话一个没稳住,从床榻上摔了下去。
清延爬起来,表情像见了鬼,毛骨悚然的盯着布里:“你被秦雨辰下了什么咒,说这种话可是要遭天雷的。”
布里紊然不动,又强调道:“阿秦本来就很可爱。”
“布里你是不是之前在撞坏了脑子,我可以介绍个医修帮你治治,绝对帮你治好。”
布里默然几秒,试图反驳他:“……你不要对阿秦有偏见。”
“这是偏见吗!”清延大声的斥回去,“你去问问,谁可以拍着胸脯说秦雨辰可爱?秦雨辰她爹都不敢!”
可是是真的挺可爱的啊。
布里想着少女抱着酒壶时亮晶晶的眼,从一片废墟中爬出来和他四目相对的大笑,擦去脸上的焦黑时的嫌恶表情,被讨厌的人碰过衣服后对衣服无法忍受的咬唇,酒后清醒微软的神态。
可爱的嘛。

【这位朋友请摘下你的滤镜】

2018-09-23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