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cp李观山×路听潮
·李观山成瑶发小

“她很像成瑶。”路听潮突然道,他带着鸭舌帽,李观山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李观山猜即使是在说这句话,他也肯定是面无表情的。
“成瑶听到你这句话会开心死的。”李观山噗的笑出来,故意曲解了路听潮的意思,“程诺可比成瑶漂亮多了。”
路听潮看李观山一眼,不带感情道:“成瑶听到你这句话也会被你气活的。”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李观山仰着头,天是一贯的灰白色,太阳光芒暗淡,“我都有点怀念她的拳头了。”
成瑶刚去世的那段时间他还和路听潮在一起,他们没人提成瑶,只有阿音反复的追问路听潮瑶瑶姐姐什么时候回来,路听潮蹲下耐心的和她解释“死亡”...

“诶,我说方舟,你没见过海棠打架的样子,可凶了。”徐卷雪突然想起一般,拍着手兴趣盎然道。
郁海棠看着她浮夸的演技,撑在桌子上继续吃薯片,没理她。
原以为按方舟的性格也不会回答她,她自己闹了一会没趣了也就安分了,方舟却沉默会答道:“见过。”
徐卷雪见有人搭理她顿时来了劲:“怎么样?海棠是不是很酷?”
方舟似乎回忆了一下,看上去还挺有兴趣的,居然继续和徐卷雪聊下去,如果这能称为聊天的话:“很厉害。”
是真的很厉害。
方舟那个时候还和郁海棠不熟,只是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

·哥两好哥两好♪
·李观山是阴晴不定神经病攻【……】

路听潮胃里实在是反胃,他趴在水池边上,打开的水龙哗哗的冲着水,水压挺高,溅了一地的水花。路听潮呕不出来,伸出根手指往嘴里挖。
异物碰到喉咙眼的感觉激得胃部开始收缩,他干呕几下,洗干净手掬把水扑在脸上,沾湿了头发。路听潮索性淋了一头水,垂着头站在那里,黑压压的眼睛盯着地面,身上的水滴答滴答的掉到水泥地上,他抬手往脸上擦了把。
李观山冷着脸站在另一头,咬牙切齿道:“路听潮,你能啊!”他一把握住路听潮的手,逼着他露出了布满伤痕的掌心,“路听潮你敢不敢直接去死啊?”

·非典型末日
·这哥俩叫山水组【……】

李观山枕着手躺在树上,叼根在嘴里用牙细细的磨着,脸朝着月亮,脸上是放空了的空白,眼神在注视混杂着昏昏黄色光晕的夜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听潮从房子里走出来,看见这么副画面,默然无语的凝视了片刻,又果断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回去。
李观山余光瞟到路听潮一道影子,视网膜上的影像虚虚一晃,大脑却转瞬间做出了判断,他急急翻身下树,干净利落的带着风,三两步追上路听潮,走在路听潮身边笑嘻嘻的伸手搂住他:“哟,路同学,怎么才出来又回去,不一起赏会月?”
路听潮不太想搭理他,简明扼要道:“滚开。”

她大哭起来。
哭得肝肠寸断,哭得伤心欲绝。
她掌心擦拭着泪水,泪水却依然源源不断的滚落下来。
布里松松的抱住她,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慢慢的,温柔道:“樱和乖,樱和不哭啦,我在呢樱和。”
我好害怕,在悬崖我没有退路,我不敢回头,我害怕我的勇气崩溃。
你是我的光,我一辈子,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想成为的人啊。
【是良心组………】
【初设樱和🌸暗恋布里来着】

“我欲入道。”
“然此前,三千大道,我皆斩之。”
秦雨辰持剑而立,白衣猎猎,黑云压顶。崖上狂风有大作,呼啸风声几欲破空,唯有少女转头一笑,黑发间眉眼艳丽逼人。
“秦雨辰!你他妈疯了!”清延双手被缚,他跪倒在地,气得浑身颤栗。他仰着头冲崖上少女嘶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在送死!”他偏头不可置信喝道:“布里你他妈也跟着她发疯吗!”
布里站在他身旁,掌心十三月已经脱鞘,他另一只手稳稳的按在清延背部。他身上有不少的伤,大多堪堪划破皮肉,鲜血却流的淋漓。他死死的盯着秦雨辰,天地俱黑,唯有秦雨辰一身白裙缥缈,他注视着那一抹白,半晌,他方轻声道:“看着吧清延……什么都别做……别去阻止阿秦。”
“布里!”清延情...

冬天还有些冷,郁海棠进校门时路上已经看不见几个人。
白茫茫的天空现在才大亮起来,太阳和着郁海棠的脚步用磨蹭的速度的向天空正中爬过去。
郁海棠从门卫室走进去的时候,执勤的保安都能认出她的脸,甚至开了个玩笑:“又是你?今天也睡过头了?行了,登记一下吧。”
郁海棠眉眼都带着困意,冬天起床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她抬起眼看过去,才发现自己旁边居然还站着个高瘦的男生。
男生带着口罩,看上去面色苍白,和外面的天空一样的灰蒙,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黑沉,鸦羽似的睫毛压在上面,阴郁的气质一点点顺着冬天的寒意散发出来,如果不是身上的校服不太像是个高中生,却又的确是少年人身形。
郁海棠没多关心,见不认识只当是高一的,捏着水性笔潦草...

唐喜悦

人类
二年级在校生
火系初级法师
学院实践中
独来独往
性格较好
皮肤大面积裸露,身体温度过高
后颈纹有太阳文身
曾经是【逐日虫】组织血祭成员之一,后被乔收养
过去被大量喂食火系药材,体内能量过高致使部分身体功能损坏
喜欢模仿乔,性格一定程度受到乔影响
因血祭而死

提几句,逐日虫是个亦正亦邪的组织,宗旨就和名字一样,为了追逐太阳,追逐极致的火焰,后来被乔剿灭了
乔被誉为太阳之子太阳骑士之类的,身上力量精纯,所以唐喜悦在逐日虫被剿灭之日,放血的时候把乔认作了太阳
虽然待在逐日虫的时间不长,但唐喜悦被洗脑严重,对太阳的追逐接近偏执

夜宵

他想,他是见过光的。
凌晨二十五分,他对着布里说饿了,于是两人便从床上爬起,穿着印有他最爱的游戏logo体恤衫,踩着拖鞋,两人悄无声息的穿过长廊,没惊动声控灯,黑漆漆的一片里,布里攥着他的手领着他不紧不慢的前进,两只少年的手交叠在一起,手心带着夏天的汗意。
他和布里开着车,白色的小车孤独的行驶在笔直的公路上,四周是黑色的,田野和房屋在夜里沉睡,唯有路灯暖洋洋的照亮这条路。路旁偶有人家亮着灯,二楼之上的窗户隔着帘布人影模糊。
飞蛾萦绕着灯光,木讷痴迷的不愿离开。他趴在车窗口,手指划过防弹玻璃,张望着这块寂静。他的手机亮着白光无力的躺在他的身侧,他也没有多大说话的念头,心里神游天外的想着拍下这幅景象会有...

没怎么写过樱和和韩施宇啊

韩施宇不爱说话,倒不是不想说不屑说,虽然大多数时间他的确是懒得掺和进四个小孩的战争,但的确他也不会说。
他和清延年龄是相仿了,性格却天差地别的,清延一张嘴只会让你惊叹这人哪来这么多骚话,韩施宇就是让你恨不得摇着他你倒是说清个前因,别干事就只告诉别人结果啊。
他们一队的小孩,就算除了樱和没人认,事实也是一队的小孩,还都是一队自顾自的小孩。
遇着事情了,都默不作声拔了剑,开了弓,血淋淋的一身,洗干净再回头说好了没事了。
都是自顾自的解决了麻烦,再笑着和你聊天。
到了韩施宇这儿,连笑都奉欠,知道了便知道了,不知道那就别知道。不是韩施宇乐意做什么无名好人,只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不会...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