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他是谁?”红衣少女问道。
林就俗抽剑,罗刹女泛着冷光。他大笑道:“该死之人。”

林、林少侠【】

仙门在青山之巅,尽显巍峨。
云雾缭绕,踏过那道门,云海后方是真正入门之梯,归一宗便在云海尽头。
上衡琅刚从俞理长老处出来,迎面便碰上一位师弟苦着脸走上来,急急道:“上衡师兄,你快去试炼场看看吧!”
上衡琅被他当救星看,他倒是不紧不慢,跟着师弟的步伐调笑问道:“张师弟,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
张师弟唉声叹气向上衡琅诉苦:“师兄你这刚回来不知道,前段时间大典上执兰长老不是终于收了个徒弟吗?”他顿了顿,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我们这位师弟的性子……着实是过于活泼了点。”
执兰长老素来不理门派杂事,他是归一的刀刃,高居尘心峰,专心修炼便可,如今收徒也不过是应了掌门的请求。
说是徒弟,也就是除了功法修炼一律放在掌

小魔女双指合起手呈枪状,她闭上一只眼,朝着他轻轻的“嘭”了一声,巧笑倩兮道:“你,该死。”

“秦雨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童鬼一双漆黑的猫瞳充满了喜悦,却像是从死亡瘴气之地捞出来的沉石,布着泥泞,刺不进半分光,看上去可爱是可爱,却处处显出诡异可怖,她痴痴说道,“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秦雨辰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她微笑道:“哦?什么都给?如果你不愿该如何?”
童鬼笑弯眼,她尤爱秦雨辰这般模样,从骨头里透出来的漠然凉意毫不遮掩,她甜腻道:“你若想要,我有何不给。”
秦雨辰移开眼,又看向这阴暗无日的鬼域,她似是漫不经心的随口道:“哦?那我要你命,你给不给?”
童鬼一怔,她忽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回荡在宫殿里,带着未变声的孩童稚气,清脆、诡异。她捻着纱袖拭去眼角的泪花,柔声道:“好...

“嘻嘻,”童鬼掩着脸,宽大的云袖垂落下来,她歪着头,甜腻着声音,故作可爱道:“仙道讲究君子之风,大人何必欺负奴一个女子。”
清延详装思考,面不改色道:“我们仙道还讲究尊老爱幼,您看您是不是也爱护一下我这年幼的晚辈。”
童鬼眨眨眼,这才放了手正眼去瞧对面的人,她面色无辜,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唇边的笑意始终不曾消减,却越发显得森森阴冷:“嘻,君喜欢你的伶牙俐齿。这么能言善道的舌,君可真喜欢呀。”
“打住,”清延后退一步,满脸真诚道:“您还是不要浪费您的喜欢了,晚辈只怕消受不起,晚辈还是想得道成仙,不想中途夭折的。”

小六初到人间时,那座城破落极了。
小六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又从小锦衣玉食,哪怕是入了师门也是天赋卓然,一路顺畅,他从未见过这般凄惨的景象。
城墙单薄,行人麻木,对外来者带着警惕与戒心。
奇五六这才真真正正明白、体会到所谓天道失衡人间大乱。
而这幅景象已持续了百年之久。
奇五六不太好受,所以他踏进了这座城的那一刻,他一步碎了地,等这的驻守同门急急赶来时,才掀起眼帘,歪着头,不耐到仿佛下一刻便能提刀让人人头落地,道:“我不管你们是如何守卫这城,但接下来一个月魔修将至,若在如此般松懈,我便先斩了你们。”
后来城中人在对奇五六畏惧过后发现这位仙人虽然恶言恶语,却是真切的在守着这座城。他们对外来者的畏惧消融成感激。
但...

小六最后死在了人间,他们收到了人间求助,魔修乱世,小六被派了出去,上衡琅虽然说话带刺平时一副讨人嫌的样子,还老是拿着扇子装逼的样子,但是他意外的婆妈,在小六走之前絮絮叨叨反反复复叮嘱了小六几遍别犯倔,打不过就跑。
小六:上衡琅你找打是不是!我会打不过?我不过是去人间一趟,你怎么好像我要死了一样!
上衡琅:哪能啊小霸王,您这脾气阎王也不收啊。之前你向来骄傲,不肯服输,可人间的事,哪那么多分明的输赢。人间乱世百年,势力复杂,妖魔鬼怪混杂,最吃人不吐骨头。所以小六守不住便撤,该退则退,不要固执。
上衡琅顿了一下,郑重道:“小六,就算是为了素云卿,你也要慎重。”
奇五六心中颇为怪异,他掩去不自然,敷衍应道:“...

水仙寒抱花退了一步,冷声道:“听叶未青,何必至死方休。”
听叶未青被黒绫遮了半边脸看不出表情,他只是用一成不变的传音道:“秦雨辰托我见你即杀,我早已允了她。”

听叶未青十岁入了仙途,他的资质是极好的——否则他后来也活不下来,活下来的也就是听花未红听草未绿了——他十四岁完成了炼气,十六辟谷,天纵之资本该风光无尽,他却骤然跌入了黑暗。
他所处一派,向来诡秘邪异,非黑非白,独立于正道之中,又区别于魔修,只因他们修炼之法非常人所能忍受。
封了眼,堵去耳,闭上舌,切了五感,锁上四肢,如同罪囚,只余意识漫荡在虚空的黑暗里去参悟大道三千。待到堪破迷雾,寻出自身之道,第一重封印肌肤触感方才破解。而至于余下四感则要在漫漫仙途中,随着修为境界逐渐恢复,死在这后来的人多,死在第一重悟道中的人更多。
这便是他们修炼的法子,简单而粗暴,不疯魔不成活。
听叶未青初崭头角在流芳宴上,准确...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