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个潜意识的玛丽苏控
女主控,小天使控

秦雨辰今日有些困顿。
大约是春日快到了吧。她越过窗外无垠的雪原,仿佛看到了千里之外的一抹翠意。

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最后一位神了,但这位神明并不喜爱人类,因此这世间已有千百年未曾降下神迹福泽人类。
有人说世上早就没有了神,所谓的最后一位神不过是编造出来的谎言;也有人说神是存在的,神就居住在那无尽的雪原之中。
议论纷纷,可从未有哪一句曾被证实。

天下战乱。
有人求神,不顾劝阻,一意孤行的踏上了风雪之地。
凌风厉雪,只余满目寂寥的白。
受人供奉的神,为何会选择如此凄凉的地方居住?
该是位清冷的神吧。
求神者妄自猜测。

长途劳累,怀抱的一腔激勇也磨灭在这茫茫白雪。
风雪呼啸中,却又叹息声。
一袭红裙烈焰,自乱雪中走来...

唐意眉目清冷,听完了白芷微醉的神志不清的哭诉什么都没说,就冷冷淡淡扫了白芷微一眼,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叹息意味。
周围一圈情窦未开或是从来甜甜蜜蜜的女生都没主心骨的巴巴望着唐意,就看见唐意挽起袖口,提溜起白芷微:“走吧。”
走?又去哪?
唐意眼都不眨,没什么语气的说:“哪受了欺负哪里找回来。”

女儿们

鸣者,无忧

大概设定是在星愿大陆故事发生之前鸣幽的前记×
脑洞而已不要当真×
鸣幽他妈我真不记得叫什么了×
---------------------------------------------------------------------------------
鸣幽的出生并不值得很多人高兴。
至少他的母妃是这么觉得的。
鸣幽的存在会影响他兄长夜的王位继承权,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仅是这一点,鸣幽就已经足够被杀死几百次了。
所幸的是鸣幽从小便是为人低调,从不在他人面前怎样的炫耀,只是默默的缩在寝宫中,一日比一日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努力的做到最好。
哪怕是无人能欣赏。
鸣幽是听着夜琉光的...

神偷与公主

.
  “赏金不限?”西贝尔一脸牙疼样的捏着那颗大名鼎鼎的“梅娜丝的哀泣”,在窗台边上对着光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这颗宝石,“这也能称作至宝?你们王宫也太穷了点吧。”
  蕾雅丝:“……你知道这颗宝石有多少人梦寐以求么?”
  西贝尔倏的收好宝石,笑嘻嘻的回答:“当然啦,不然我偷它干嘛?‘原会‘里它的出价可高了。不过就这种程度被一个国家称作至宝,还是不至于的吧。”
  他说到最后认真了不少,神偷的本性才稍稍透露出一点。
  蕾雅丝眼神微妙:“没想到你还有点脑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我你还出不了王宫呢!”西贝尔一点炸毛,对蕾雅丝的评价表示抗议。...

秦雨辰没有理会他,看着布里不复稚嫩的脸庞艰涩道:“对不起。”
布里温温和和的笑着和秦雨辰对视,语言里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没关系,你去吧,我知道的。”
秦雨辰还想说什么布里却不想再交谈下去,他转过头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秦雨辰站在原地没有动,她闭上眼睛安静了一会后,忽然睁开眼拔腿追上了布里。她抓住布里的胳膊,扳开他的手指将自己篡在手心的尾戒塞给他。她的目光平静似水却又仿佛暗潮汹涌,她舔舔干燥的下唇,轻声道:“再见。”
布里垂眸看着心中的戒指,像是有些意外。但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同样回道:“再见。”
秦雨辰笑了笑,这次毫无留恋的掉头离开了。她的从容姿态仿佛两人只是约定了相聚地点,暂时分别而已。
就像是以往那...

“喂,布里你说什么胡话啊?什么再见?”秦雨辰狐疑的偏过头看着自己身侧个头已经不知不觉超过自己的少年,“你说什么呢?你又想做什么了?”
被怀疑的少年好脾气的摇摇头,笑的和以往一样一派温柔:“不是啦,雨辰我是来和你道别的。以前麻烦你了很抱歉,谢谢你们一直陪我。现在,我想是时候和你们说再见了。”布里眺望着虚无的远方,灿烂一笑,“我们都该去自己的路上了。”
“什么道别?你什么意思?”秦雨辰敏锐的从布里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感到了不安,“你要离开我们?你要去哪?”
“世界那么大,哪里都可以。”布里依旧温温和和的,秦雨辰却感觉哪里不对劲。她直觉她应该留下布里,否则她一定会后悔。
可是为什么会后悔呢?有什么事值得她后悔的...

1.
“喂,你明明知道的吧。”秦雨辰跟在布里一段路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布里小心翼翼的坎去丛生的灌木,回头疑惑道:“嗯?知道什么?”
“那个小孩子,明显就是在骗你。”
布里动作一僵:“被你发现了啊。”
秦雨辰没时间陪着布里打哈哈,她直击要命:“为什么?明明知道是骗子还要帮他?”

2
“那个时候,我会杀了你。”
秦雨辰或清延任何一个人在这的话都会发现,布里这个时候的表情,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冷淡……或者说冷酷。
在一起旅行的日子不止影响了秦雨辰,终究也将那个傻兮兮的小子磋磨成了一个剑客。

3
“都错了,所有人都被你骗了。”乔纳摇着头哈哈大笑,“你可不是什么无辜小白兔,你是狼啊,潜伏着就等致命一击的狼!”他大笑而肆意...

一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下意识的去看这个趴的主人。
杨景年漫不经心的摸着一个长发女孩子的头发,狭长的桃花眼慢慢扫过全场,声音也冷冷清清却莫名的上挑:“没事,别管她,她就是一天不咬人就不舒服。”
他亲亲密密的拍拍长发女生的脸,唇角带了点笑意:“你要小心点,她咬的第一个说不定就是你。”
长发女生脸色顿时白了不少。
付宇轩在杨景年身边围观了全过程,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真是神仙打架,殃及他们这些凡人啊。

西贝尔眼神昏昏沉沉,像是困极之人,支撑不住的想要磕上却又强忍着不睡去。
“小…小雅,活下去……回王宫去,外面……外面不适合你……”西贝尔咳出大口鲜血,他死死的握住蕾雅丝的手,想要尽其所能的扯出一抹与平时一样的笑却只能勉强勾勾嘴角,他说道:“蕾雅丝,回家吧。”
“西……西贝尔…?”蕾雅丝颤抖着把手抚上西贝尔腹部的伤,试图将源源不断涌出的血堵住,“西贝尔……你醒醒……西贝尔你醒醒!”
蕾雅丝崩溃的大喊,用力的推着西贝尔,粘稠的血液沾满了她细白的手,她却完全不管。
“西贝尔,这不好玩……西贝尔我不玩了,你醒醒好不好?对了,我给你,我不把宝石给你藏起来了,我都给你好不好?”蕾雅丝手忙脚乱的擦着眼泪,无措的把藏...

靳昕姚嚼着口里已经没有味道的口香糖,忽然骂了声操,把手里提的酒往地上一甩,玻璃的破碎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靳昕姚看都没看一眼身后的一片狼藉,大步的往前走,带起的风挽着她一头直亮的黑发在空气里飘荡,银色的耳环也闪着晶亮的光。
鸭舌帽压着她的头发正好把有眼睛的半张脸遮得严严实实,谁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只好呆愣愣的看着靳昕姚走出那扇门却没一个人敢出声。

© 东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