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小魔女双指合起手呈枪状,她闭上一只眼,朝着他轻轻的“嘭”了一声,巧笑倩兮道:“你,该死。”

“秦雨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童鬼一双漆黑的猫瞳充满了喜悦,却像是从死亡瘴气之地捞出来的沉石,布着泥泞,刺不进半分光,看上去可爱是可爱,却处处显出诡异可怖,她痴痴说道,“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秦雨辰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她微笑道:“哦?什么都给?如果你不愿该如何?”
童鬼笑弯眼,她尤爱秦雨辰这般模样,从骨头里透出来的漠然凉意毫不遮掩,她甜腻道:“你若想要,我有何不给。”
秦雨辰移开眼,又看向这阴暗无日的鬼域,她似是漫不经心的随口道:“哦?那我要你命,你给不给?”
童鬼一怔,她忽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回荡在宫殿里,带着未变声的孩童稚气,清脆、诡异。她捻着纱袖拭去眼角的泪花,柔声道:“好...

“嘻嘻,”童鬼掩着脸,宽大的云袖垂落下来,她歪着头,甜腻着声音,故作可爱道:“仙道讲究君子之风,大人何必欺负奴一个女子。”
清延详装思考,面不改色道:“我们仙道还讲究尊老爱幼,您看您是不是也爱护一下我这年幼的晚辈。”
童鬼眨眨眼,这才放了手正眼去瞧对面的人,她面色无辜,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唇边的笑意始终不曾消减,却越发显得森森阴冷:“嘻,君喜欢你的伶牙俐齿。这么能言善道的舌,君可真喜欢呀。”
“打住,”清延后退一步,满脸真诚道:“您还是不要浪费您的喜欢了,晚辈只怕消受不起,晚辈还是想得道成仙,不想中途夭折的。”

小六初到人间时,那座城破落极了。
小六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又从小锦衣玉食,哪怕是入了师门也是天赋卓然,一路顺畅,他从未见过这般凄惨的景象。
城墙单薄,行人麻木,对外来者带着警惕与戒心。
奇五六这才真真正正明白、体会到所谓天道失衡人间大乱。
而这幅景象已持续了百年之久。
奇五六不太好受,所以他踏进了这座城的那一刻,他一步碎了地,等这的驻守同门急急赶来时,才掀起眼帘,歪着头,不耐到仿佛下一刻便能提刀让人人头落地,道:“我不管你们是如何守卫这城,但接下来一个月魔修将至,若在如此般松懈,我便先斩了你们。”
后来城中人在对奇五六畏惧过后发现这位仙人虽然恶言恶语,却是真切的在守着这座城。他们对外来者的畏惧消融成感激。
但...

小六最后死在了人间,他们收到了人间求助,魔修乱世,小六被派了出去,上衡琅虽然说话带刺平时一副讨人嫌的样子,还老是拿着扇子装逼的样子,但是他意外的婆妈,在小六走之前絮絮叨叨反反复复叮嘱了小六几遍别犯倔,打不过就跑。
小六:上衡琅你找打是不是!我会打不过?我不过是去人间一趟,你怎么好像我要死了一样!
上衡琅:哪能啊小霸王,您这脾气阎王也不收啊。之前你向来骄傲,不肯服输,可人间的事,哪那么多分明的输赢。人间乱世百年,势力复杂,妖魔鬼怪混杂,最吃人不吐骨头。所以小六守不住便撤,该退则退,不要固执。
上衡琅顿了一下,郑重道:“小六,就算是为了素云卿,你也要慎重。”
奇五六心中颇为怪异,他掩去不自然,敷衍应道:“...

水仙寒抱花退了一步,冷声道:“听叶未青,何必至死方休。”
听叶未青被黒绫遮了半边脸看不出表情,他只是用一成不变的传音道:“秦雨辰托我见你即杀,我早已允了她。”

听叶未青十岁入了仙途,他的资质是极好的——否则他后来也活不下来,活下来的也就是听花未红听草未绿了——他十四岁完成了炼气,十六辟谷,天纵之资本该风光无尽,他却骤然跌入了黑暗。
他所处一派,向来诡秘邪异,非黑非白,独立于正道之中,又区别于魔修,只因他们修炼之法非常人所能忍受。
封了眼,堵去耳,闭上舌,切了五感,锁上四肢,如同罪囚,只余意识漫荡在虚空的黑暗里去参悟大道三千。待到堪破迷雾,寻出自身之道,第一重封印肌肤触感方才破解。而至于余下四感则要在漫漫仙途中,随着修为境界逐渐恢复,死在这后来的人多,死在第一重悟道中的人更多。
这便是他们修炼的法子,简单而粗暴,不疯魔不成活。
听叶未青初崭头角在流芳宴上,准确...

“阿,阿宇,”樱和跑出一段距离后,忽然转过头,下着雨,她还在用手挡头,然而发丝还是沾上水汽,湿了几缕,她脸红着,气息不太稳,因为开心神情还带着几分雀跃,没有过去柔弱的感觉,看上去很有神,她站在路灯下,橙黄色的光映出雨丝。她笑着说:“阿宇,如果有一天你也要做那样的决定的话,我不会恨你的。”
小姑娘长大了,轮廓上的稚气没剩多少,这些年跟着他们一块,慢慢的坚强独立起来,不是当初那个胆怯内向的小朋友。韩施宇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他挺想去摸摸小姑娘的头,但他顿了顿,放弃了。
樱和本来就没有想从韩施宇口中得到什么回答,她朝韩施宇挥挥手,觉得反正都被淋到了干脆放了手不做抵挡,跑进雨里上了车。

对她两抱的感情很...

我真的呕了,我真的不适合写同人

天要亮了。
voki站在窗帘前,掀开帘布一角,怔怔的看着窗外的天。
灰蒙蒙的透着阴沉,似风雨欲来,乌云堆得很厚,仿佛要压下来,给人摄人心魄的心悸感。voki手指无意识的划过玻璃,视线又落到自己的手腕上,青色的血管埋在薄薄一层皮肉下,血液在流动,充满生机却又脆弱不堪。
voki垂着眸静静地看着那一截手腕,手指蜷缩在掌心。
想……想要……想要划破。
想看看血流出来的样子。
想看破裂的血管中涌出鲜血,看血肉模糊,看血迹干涸后的褐斑………
……好想看他担心的样子……
阳光忽然刺破了云层,从掀起的一角中照射进房间,光落voki睫毛上,给他镀上一层的光影,也将voki从思绪中强硬的拉出,...

不记得存没存过了,存一下吧

希塔

7岁
是第一个人造人,其【创造者】是天才女科学家艾
是未来世界观有几大基地,希塔所在的是最强大的【洛山】基地,基地权利分别被政/府、军/队、研究所掌控
从胚胎到十六岁的外貌只用了3天,除了眼睛是人工产物用来监控精神状态以外都是血肉之躯。与艾生活在一起,性格却和艾的冷漠完全不同,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开朗小孩,喜欢艾
学习能力很强,知识面很广,但是常识方面很薄弱,与人交谈时偶尔会沉思几秒像是运转的机器突然卡壳,和人聊天相当脱线,话题跳跃常常会让人接不上话
在基地内人员很好,对于自己是人造人这件事完全没有差别意识,渐渐地基地的人接受了她的存在
在基地做些打杂的工作,比如接引人和仓...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