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我欲入道。”
“然此前,三千大道,我皆斩之。”
秦雨辰持剑而立,白衣猎猎,黑云压顶。崖上狂风有大作,呼啸风声几欲破空,唯有少女转头一笑,黑发间眉眼艳丽逼人。
“秦雨辰!你他妈疯了!”清延双手被缚,他跪倒在地,气得浑身颤栗。他仰着头冲崖上少女嘶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在送死!”他偏头不可置信喝道:“布里你他妈也跟着她发疯吗!”
布里站在他身旁,掌心十三月已经脱鞘,他另一只手稳稳的按在清延背部。他身上有不少的伤,大多堪堪划破皮肉,鲜血却流的淋漓。他死死的盯着秦雨辰,天地俱黑,唯有秦雨辰一身白裙缥缈,他注视着那一抹白,半晌,他方轻声道:“看着吧清延……什么都别做……别去阻止阿秦。”
“布里!”清延情绪愈加激烈,他用力去挣手上法力,“你疯了!她是秦雨辰啊!你要看着她去死吗!”

2018-09-01
评论
热度(1)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