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夜宵

他想,他是见过光的。
凌晨二十五分,他对着布里说饿了,于是两人便从床上爬起,穿着印有他最爱的游戏logo体恤衫,踩着拖鞋,两人悄无声息的穿过长廊,没惊动声控灯,黑漆漆的一片里,布里攥着他的手领着他不紧不慢的前进,两只少年的手交叠在一起,手心带着夏天的汗意。
他和布里开着车,白色的小车孤独的行驶在笔直的公路上,四周是黑色的,田野和房屋在夜里沉睡,唯有路灯暖洋洋的照亮这条路。路旁偶有人家亮着灯,二楼之上的窗户隔着帘布人影模糊。
飞蛾萦绕着灯光,木讷痴迷的不愿离开。他趴在车窗口,手指划过防弹玻璃,张望着这块寂静。他的手机亮着白光无力的躺在他的身侧,他也没有多大说话的念头,心里神游天外的想着拍下这幅景象会有色彩吗。
布里目不斜视,在前方的橘色光亮向前开去,仿佛是冲破了这些规律的光明,永不停歇的向着下一个世界走去。
他开始哼歌,布里摸不准这调子,所以布里猜是他兴致而起的瞎哼。他似乎很开心,手指绕着自己的一句头发,像个小姑娘,闭着眼横躺在后座,手枕在头下。

2018-08-09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