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神明……”银色长发的少女坐在黑河边,沙哑的音色拖起长长的尾音,空渺又缠绵,回响在这片空间中。她四周暗沉沉一片,像失去了星光的宇宙,大大小小的漂浮物安静的沉眠在空中,唯有她的身上散发出微弱温润的荧光,柔柔弱弱的照亮了一方天地。黑河缓缓的流淌着,像什么粘稠的浆水,不急不慢的走过少女脚下,少女漫不经心的挽起一捧黑水,黑色的液体黏腻稠浓的包裹成一团,却并不如表面的光滑从少女手心滑落,黑水迤逦的拖着水珠,顺着少女的手腕滴下,不留一丝痕迹。
少女跪坐着,保持着捧水的动作,她忽然回过头,长发下她金红色的眸子成了唯一的颜色,她的银发松松遮去半面面孔,发丝在她的光辉下闪闪发光,她露出一个浅薄的笑容,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她道:“那么,便杀了神明吧。”

“任性……是女孩子的特权啊……”少女偏头微微一笑,平摊的手掌骤然握起,“不是吗?”
空间被撕裂了。

“弑神……不,裁决这种事,她可没少干。”男人飞快的瞥去一眼,又恭恭敬敬的低下头,轻声道:“她是规则,她审判一切。”

“谁知道呢?”归一弯弯眼眸,

2018-07-31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