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秦雨辰发现自己在一所庭院中,她的面前是花是草是阳光的金色。
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却奇异的产生出一种熟悉感。
仿佛有人引着路,她毫不畏惧的穿过被精心摆弄的盆栽,从一片葱郁中走出一条隐蔽的道路。
她走着,在阳光的明媚下不自觉的带上了笑,不精致,不动人,简单的笑容。
她开始哼起歌,不成曲调,是民间吟游诗人耳熟能详的小调,轻松欢快,令人愉快。
她朝前去,她没有察觉自己的快乐,她只是在阳光下感到放松,她的直觉告诉她将有事发生,而她的直觉是她忠诚的伙伴——它从未欺骗她,她被人们嫉妒的称为“幸运儿”,她的好运她的一切都足以让人最恶毒的去揣测。
人们看到了她最美丽的一面。
柠檬味的清风慢慢的停下来,碧蓝的湖泊波光粼粼。
她看到门前的少年。
少年似乎长高了,头发留长了些,碎发在他的脸上投下了浅浅的阴影,过去眼中一片蔚蓝被金色所取代,不过这只是从大海变成了甜腻浓稠的蜂蜜。
少年站在拱门下,雕花的门檐挡了半边的光彩,他轻轻的笑起来,注视着秦雨辰:“好久不见,阿秦。”
秦雨辰黑而透彻的眼睛的看着他,她慢慢的弯起眼睛,冷漠的色彩融在流淌的甜浆中,她的虎牙隐约可见:“好久不见,布里。”
“我很想你。”

清延:…………妈的!!秦雨辰你是吃错药了吗!!!你们演什么偶像剧我操!!!滚吧!!!官配了不起了???

【相当少女的大小姐】

2018-06-24
评论
热度(1)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