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勇者与龙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或许是见过的,但所有人都缄默的,默契的,忘记了当初离开的理由,忘记了当初的,那个冲动而青春的自己。但同时也都故作熟稔的维持着过去的关系。
  清延变得颓废不堪,过去总是好看的上挑的凤眼没有了神采,韩施宇在离开后曾经去见过他,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是静静地相对坐着,都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什么,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后来的某一天里,成熟了或许说是老了的韩施宇想起了清延的神采,才忽然醒悟过来,少年眼中的悲伤,不仅仅是为了破碎的心爱法器,更是因为知道了结局却不能改变的颓力。
  所以,看啊,面对着少年的离去,只会抱怨,不解,甚至怨恨的他们,其实从未想过,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开玩笑的少年所肩负的,才是最为沉重的。
  在前进的道路上,少年早早的与他们分道扬镳,孤独的一个人前进在那黑暗得令人窒息的道路上。
  他们,到底是太过年少。
现在的他们回头看看过去的自己,怕是也只能惊叹一声这就是年轻的我啊。
  韩施宇也见到过那个脾气不算太好,骄傲却也坚强得可爱的弓箭少女。
  他还记得成熟了不少但依稀还能看出过去影子的女人微笑而内敛的向他打招呼,生疏又客套的像个陌生人。只有在看见他手中已经被锻炼成高阶的法杖云声时才晃神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弓箭时韩施宇才能将面前的女人,或是商人与记忆里放声肆笑的轻狂少女联系上。
  他离开的时候其他人看起来一切都好,直到最后他在听说秦家动荡全凭秦家大小姐雷厉风行平定内乱掌握大权时,他才知道原来就连秦雨辰也没有陪着他走到最后。
  那么,他的身边还有谁呢?那个软软弱弱的小女孩?不会的。他的身边不再会有人,他独自一人的坚持着自己的道,最后终于连他自己也不见了踪影。
  向秦雨辰告别的时候那个看起来温婉优雅的女人正坐在他的对面,听见他说出的话女人也只是微微停顿了下喝茶的动作然后便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韩施宇清楚的记得少女曾经一度厌恶的说过她讨厌去品茶,讨厌用着官腔与人说话,讨厌一切的所谓‘家规’,那样就像一个古板严厉而暮气沉沉的老人,让人心生厌烦。
  青春,朝气与勇气,那是那时他们所具有的一切美好。
  韩施宇无声的看着这个不再是他所认识的人却一句话也没说。他没有说你变了或是什么你的变化真大之类的酸话——本来他就是寡言的人不会干巴巴去说些拉近关系的话——其实又何止是她变了呢?
  每个人都不是从前那个一腔孤勇,满怀热血的毛头小子,他们都哪里有资格去说别人?
  “你……不,谢谢你。”离开的时候秦雨辰目露复杂的注视着韩施宇,想要说很多,却只冒出了一句意义不明的道谢。
  韩施宇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没有听懂亦或直接是没有听见一样离开了那座古宅。
  这还有什么意义呢?他想。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即便是他们都已经在不同的领域成名出众,但当年说过的话他们都早就忘记,所以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韩施宇闭上了眼睛敲了敲自己的法杖,云声的一切都崭新闪亮,银白的杖身从小到下都闪闪发光,唯独尾端处的一个旧圆环格外突兀。
    “如果我们分开了,大家以后都想做些什么?”
  “说说啊!”
  “我们都说了就你不说也太不公平了吧!”
“说说啦,说了又不会掉块肉啊!”
  “……学好法术,游历大陆。”
  “哇!好厉害的样子啊!我从来都不敢去想呢!”
  “哈哈,小樱和你现在就在和我们干这件事啊!别听他的。”
  韩施宇面无表情的收回法杖,按着额头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兜里跑出来的记忆塞回去,掩去眼底一片凄凉。
  他们正值青春大好年华,人生前途光明敞亮,但胸腔中跳动的一颗心却已垂垂暮已。
  究竟,是何时起,他们变成了这幅模样呢?
  风声呼啸而过却再也不会有位稚气的少年无谓的傻笑着大声回答。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嘛!”

文笔越来越小学生了,大概是中西融合的玄幻背景【然而并没有感觉西玄】,和朋友闹着玩的幼稚设定😂

已经……噗,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这篇最满意

2016-10-16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