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秦雨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童鬼一双漆黑的猫瞳充满了喜悦,却像是从死亡瘴气之地捞出来的沉石,布着泥泞,刺不进半分光,看上去可爱是可爱,却处处显出诡异可怖,她痴痴说道,“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秦雨辰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她微笑道:“哦?什么都给?如果你不愿该如何?”
童鬼笑弯眼,她尤爱秦雨辰这般模样,从骨头里透出来的漠然凉意毫不遮掩,她甜腻道:“你若想要,我有何不给。”
秦雨辰移开眼,又看向这阴暗无日的鬼域,她似是漫不经心的随口道:“哦?那我要你命,你给不给?”
童鬼一怔,她忽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回荡在宫殿里,带着未变声的孩童稚气,清脆、诡异。她捻着纱袖拭去眼角的泪花,柔声道:“好巧,这是我唯一能给的了。”
她抬着手娇娇地笑起,抬头注视着秦雨辰,娇俏道:“不过,我把我的命给你,你给我什么?你的心吗?”
两人对视一刻,两人都带着不同却又极为相似的笑容。
片刻后,秦雨辰轻笑一声,带着嘲意,她神色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她道:“算了,比起别人的给予,我更喜欢亲手拿回我要的东西。”
她抬眼,戏谑又冷漠道:“何况,我的心,你配么?”

2018-11-10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