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是交换
·我好垃圾,退群了

天空开始下雨。
鸣皓看着窗外乌云下的连绵细雨不自觉的抖了抖耳朵,他捧着水杯坐在书桌前,书包工整的摆在衣架下,没有扭上杯盖的茶杯里茶叶浮着,飘忽不定,隐约可见上方有朦胧的水雾,橙色的台灯光线柔柔的落在摊开的作业上。
有点安静。鸣皓想,蝉知在做什么呢?
小女孩带笑的眼,带泪的睫,浮现在他眼前,怯怯的抬头间看向他时眼里带的光,生气时嘟起的嘴闷闷不乐的别扭。
雨越下越大了,鸣皓不经意瞟过一眼,在雨幕里看到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是蝉知!他倏地站起来,推开椅子匆匆拿了伞开门跑出去。
蝉知很落魄的站在鸣皓家不远不近的地方,却只是站着,低垂头绞着衣角,头发滴着水,浑身湿漉漉的,腿上绑着绷带的地方渗着血迹,一个人,很可怜的样子。
鸣皓撑着伞一路跑了过去,他跑的急了,气息有些乱,手臂还搭了件外套,他没有立刻说话,只是给蝉知披上了衣服。
蝉知吓了一跳,仓皇的抬头看见鸣皓的脸眼泪就突然止不住的掉下来,她手忙脚乱的擦着脸上的水轻轻的喊道:“鸣、鸣皓。”
鸣皓突然扔了伞,什么都没有问,一把抱住蝉知,把蝉知护在身下,轻轻的拍拍她,笨拙的安慰道:“蝉知,我在这里。”

2018-09-24
评论(2)
热度(1)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