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秦雨辰……”清延啧了声,打了个哈欠,抿口茶没什么精神的抱着暖手坐在石椅上,整个人像缩在披风里,露出半张脸,“秦雨辰那人随心所欲狂到了极点,你怎么会同她一道?她可是眼高于顶恨不得把修真界得罪个遍。”
“你认识她?”
清延回想起来,露出一个不太愉快的表情,勉强道:“算不上认识,见过几次。但是我与她不大合得来。”
“怪胎和怪胎间的相斥?”
“你可闭嘴吧,我可不想和她相提并论。”清延闻言支起眼提起些精神,少了些之前恹恹的、半睡不醒的疲态,嗤声道:“她就是个疯子。前有一世家子,倚仗家族依附秦家势大,不知怎么得罪了这个疯子,秦雨辰完全不顾家族合作,一人执壶饮酒,一边当场发起疯烧塌了整个‘梦日边’。世家子警告她,家族尚且有利益牵扯,让她清醒头脑莫酒醒后悔不及,秦雨辰诧异,反问道她如何不清醒,又思考片刻,一笑说道,有我秦家千万灵宝与尔陪葬,尔需幸甚至哉。”
“……那以她的修为,她如何逃得出火海?她岂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本便没逃,火烧了三四时辰,燃尽了一切,她最后安然无恙站立废墟里,周身落尽无数护身灵宝,她回过头说,快哉。”

2018-09-23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