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秦雨辰曾经试过抽烟。
白腻修长又骨节分明的平淡的夹着黑金皮衣的女士薄荷烟,艳红的指甲轻轻的搭在烟身上,白烟缭绕里搅动着人的心脏。
薄荷的香味并不刺鼻,淡淡的味道清爽的勾着人,橘色的火星落在黑暗里,衬着细弱的手腕,像是要点燃手臂隐约淡青的血管,燃尽这个人的生命。
吞云吐雾里姝丽的容颜若隐若现,秦雨辰却厌烦得要命,寡淡的表情也挡不住这份姝容。
太淡了。

2018-02-09
评论
热度(1)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