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布里,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秦雨辰执拗的盯着布里,微微仰着头,黑色的发丝贴在脸上,倔强不甘。
“阿秦……”
“好,你也不信我!”秦雨辰眨着眼,逼迫着自己收回眼泪,却抵不住眼眸莹润的委屈道,她黑发雪肤,蒙上一层水色的眸子更加动人,连原本上挑艳丽的眼角都像是被这泪水融化了般,磨平了盛气凌人的锋利。
她难得的感到这么委屈难过,眼边一抹红更是姝丽,就连语气都软和了下来,却还是保持着傲气道:“你不信便算了,我不稀罕。”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