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重度有病
羞耻脑洞堆积地
l'm fine !

谭敬秋喜欢罗一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好像自从记事以来罗一笑就已经站在了她身边一直陪着她。
他大了谭敬秋两岁,谭敬秋为了和罗一笑在一起时间多点还特意跳了级。
他两上高中的时候,人人都知道罗一笑对谭敬秋特别好,简直就像是对媳妇一样好。
谭敬秋和罗一笑什么都没说,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态度暧暧昧昧的模糊着。
直到等谭敬秋毕了业才有人敞开了把话说。
KTV的包厢里群魔乱舞,高考完了大家都想放松,直接导致有人霸着麦在台前嘶吼不下来。
谭敬秋因着高考有点用脑过度,虽然回家倒头睡了个昏天地暗,但还是精神不太好,只能窝在角落喝果汁。
对谭敬秋和罗一笑关系好奇了整整高中三年的好友乔佳怡默默地蹭到谭敬秋身边:“秋儿,看在咱都毕业的份上,你老实告诉我罗一笑学长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谭敬秋皱着眉喝果汁,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的样子。
平常乔佳怡看见谭敬秋这表情也就熄火了,但今天她显然玩嗨了头脑不清醒,反而更兴致勃勃:“怎么会不是?”
“为什么要是?”谭敬秋反问。
“罗一笑学长那么喜欢你的样子,难道是你不喜欢罗一笑学长?”乔佳怡微微瞪大了眼睛,痛心疾首道。
“谁和你说他喜欢我?”谭敬秋被包厢里五颜六色的灯晃得头痛,加上乔佳怡提起的话题又让她想起一些不太好的事,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塞在她脑海里,膨胀得让她想爆炸。
“那么明显谁看不出来 !等等,你不会是觉得学长不喜欢你吧?”乔佳怡简直想为罗一笑掬了一把辛酸泪。
“不是我觉得,这就是事实。”谭敬秋本来就头痛,这会态度也有点恶劣了,“他有喜欢的人,他只是把我当妹妹照顾而已。”
“你怎么知道?你问过?”
“他自己说的我还骗你?”谭敬秋满心的烦躁压都压不住,但还是耐着性子保持住一分教养,“你能别问了吗?”
乔佳怡被谭敬秋语气吓的稍微清醒了点,自觉的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闭嘴。
于是乔佳怡就看着谭敬秋一个人低着头,沉静的和着果汁,眼睛一眨不眨的,显得有些落魄。
乔佳怡瞅着这画面怎么瞅都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怎么说呢,谭敬秋一直都是元气满满有些娇纵的样子,虽然说话直接有点伤人但也是个惹人喜欢的姑娘,这个样子和她平时完全不像,倒显得可怜巴巴的。
乔佳怡想着刚刚开口说点什么,谭敬秋却忽然蹭地站起来,把果汁往桌上一放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跑了出去。动作之快,让乔佳怡都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叫着谭敬秋名字跟着追了出去。

谭敬秋想自己可能真的疯了。
她坐在沙发喝果汁,想着因为乔佳怡提起的话题而带出来的事情。她越想越气,气到后来反而平静了下来。
她心想,这都是些什么事,我喜欢个人我还怕这怕那,她谭大小姐一辈子怕过什么人?好歹都要告个白吧,不然我这初恋真是夭折得可怜。
最大也推说喝醉了就是。
反正她也不差赖皮这一次两次。
谭敬秋是个行动派,她想到了就立刻实行了。她边跑边掏手机打电话给罗一笑。
罗一笑向来接她的电话都很快,拨通没有多久对面就传来了罗一笑有点清冽有点温暖的声音。谭敬秋吸了口气,语气是遮不住的激动:“罗一笑,出来!”
她站在灯红酒绿的霓虹灯下,面前是泊油铺的十字路口,橙黄色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着,下面是繁华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流。
许是老天都帮她,没费多大劲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她打开车门的时候正好看见追出来的乔佳怡,她一手握着手机,一手冲着乔佳怡挥了挥就坐进了出租车。
“师傅,去华京大学!”
华京大学地段繁荣,就是夜色渐深也还是有不少人来往。谭敬秋下了车把几张纸币递给司机就迫不及待四处张望寻找罗一笑的身影。
找到对面的男人时,她几乎不敢停顿的一路朝罗一笑跑过去,等到了人面前她早就气喘吁吁了。
罗一笑皱着眉替谭敬秋拨开碎发,掏出纸巾给她擦汗,想责怪出口却还是变成了关心:“急什么?摔了怎么办?”
谭敬秋摇头躲开他的手,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倒像个小孩子。谭敬秋平复了呼吸,索性一鼓作气,把憋了很久的话直接说了出来:“罗一笑,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这可真是个晴天霹雳?

2017-12-31
评论
© 朽鸦 | Powered by LOFTER